<dl id="97r3t"></dl>

          <strike id="97r3t"></strike>

              <p id="97r3t"></p>
              <dl id="97r3t"></dl>
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科技城科源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  電話:0816-8118728





                村集體收入與個人獎勵掛鉤!多地村干部不再拿“死工資”

                點擊量:次,發布于:2023/07/18
              集體經濟增收17.5萬元,村干部獲得獎勵3.5萬元,發放村民工資近60萬元……作為全區首批推行村級集體經濟收益與村干部獎勵掛鉤機制試點村,茂名市電白區觀珠鎮合利村曬出了亮眼“成績單”。
              2022年,電白區在茂名率先推行該機制,3個試點鎮共24個村的集體經濟實現了同比正增長?;跈C制運行效果良好,電白于今年6月正式印發實施方案,全面推行村級集體經濟收益與村干部獎勵掛鉤機制,吹響全面壯大村集體經濟的“沖鋒號”。
              農村集體經濟,事關全國億萬農民的切身利益,在我國鄉村經濟發展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。
              村干部,是黨在基層執政的基本力量,作為農村群體中的“關鍵少數”,在鄉村振興大舞臺中扮演著不可或缺的關鍵角色。
              在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的大背景下,促進農村集體經濟高質量發展,對于穩定農業農村基本盤,推動鄉村振興,實現共同富裕,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。
              村級集體經濟收益同村干部獎勵報酬掛鉤,實際上是一場村集體經濟與村干部之間的“雙向奔赴”。一方面,激發村干部干事創業的勁頭,激勵村干部主動擔當實干,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;另一方面,讓村干部真正享受到集體經濟發展紅利,在集體事業上發揮光熱,提升待遇報酬。
              村集體經濟薄弱,怎么破?
              農村集體經濟,一直以來都是“三農”領域的“熱詞”。
              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,要發展鄉村特色產業,拓寬農民增收致富渠道,發展新型農村集體經濟。2023年中央一號文件也提到,賦予農民更加充分的財產權益,探索資源發包、物業出租、居間服務、資產參股等多樣化途徑發展新型農村集體經濟。
              然而,即使是在第一經濟大省廣東,農村集體經濟發展同樣面臨難題。
              “全國最富的地方在廣東,最窮的地方也在廣東”——區域發展不平衡是廣東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面臨的首要問題。相比珠三角核心區,粵東粵西粵北地區的農村普遍面臨著空心化、留守婦幼多、發展難、治理難等困境。全省各地農村集體經濟發展不平衡,尤其是粵東粵西粵北地區集體經濟薄弱、空殼的問題比較突出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在此背景下,省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于2019年審定印發了《關于堅持和加強農村基層黨組織領導扶持壯大集體經濟的意見》,結合廣東實際提出堅持和加強農村基層黨組織領導地位,多路徑壯大集體經濟、多形式盤活集體資產、多渠道促進農民增收的政策舉措,明確可從當年度村級集體收益增量中拿出一定比例,對發展壯大集體經濟作出突出貢獻的村“兩委”干部予以獎勵。
              多地出臺激勵舉措,動起來
              事實上,探索村集體經濟與村干部利益聯結機制,茂名市電白區并非孤例。去年以來,廣東多地出臺方案,通過激勵村干部破解村級集體經濟發展難題。
              以向改革要活力為立足點,梅州興寧市于近期出臺《激勵村級集體經濟發展獎勵暫行辦法》,以村為單位,對當年度村集體經濟可分配收益超過10萬元且正增長的村實施獎勵分配,探索建立“基本獎+績效獎+一次性獎勵”的獎金分配模式。
              肇慶市封開縣于2022年出臺《關于建立正向激勵機制促村(社區)黨組織書記擔當作為十項措施(實行)》,明確村級集體經濟收入已經突破10萬元,通過引導產業發展增長率超過上年度20%的,村集體可獲得一次性獎勵3000元。2022年度該縣有近100個村可獲得發展村級集體經濟獎勵金,極大地發揮了鼓舞作用。
              惠州市博羅縣在2022年出臺《博羅縣加快推進村級集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實施方案》,在“實施路徑”中提出,研究出臺村級集體經濟發展激勵辦法,縣及鎮街可安排專項財政獎補資金,也可在制定村級集體經濟收益分配使用辦法時,明確可提取比例不超過增量的15%用于獎勵村干部和集體經濟組織負責人,并寫入集體經濟組織章程,確保兌現到位。
              茂名化州市也于2022年印發《關于進一步加強對村干部特別是“一肩挑”人員管理監督的通知》,明確各村可結合集體經濟發展情況,制定本村干部補貼獎勵方案,每年從集體經營性收入中提取部分資金用于干部補助和獎勵。
              致富不致富,關鍵看干部。作為鄉村振興事業的“帶頭人”,村干部在集體經濟發展中占據關鍵一環,而推行村集體經濟與村干部獎勵報酬掛鉤機制,正是以激發廣大農村基層干部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工作熱情為支點,發揮“杠桿效應”,激發村集體經濟發展內生動力。
              “多干多領少干少得”,樹導向
              一項政策激活一池春水。
              “在分配時重點向為村集體經濟發展作出突出貢獻的村‘兩委’干部、村集體經濟主要經營管理人員和產業村長傾斜。”從各地發布的政策文件來看,無一例外都在獎勵機制中突出“大抓集體經濟、大用鄉村有為之人”“多干多領、少干少得”的鮮明導向,體現“誰發展誰受益”的原則,能夠充分挖掘和釋放基層組織活力。
              整體看來,此項機制將激勵優勢轉化為帶領群眾增收致富的發展優勢,讓村干部與村集體擰成一股繩,既能激發集體優越性,又能調動村干部個人積極性,發揮著集體經濟增收、村級崗位穩定、人才向基層聚集的多重效應。
              但與此同時,也要注意規范施行集體經濟與村干部報酬掛鉤制度。首先,應當根據村干部對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的參與度和貢獻率,制定合理的獎勵分配方案,杜絕平均主義,將村干部報酬與村集體經濟“雙向”捆綁,形成穩固的利益共同體。
              其次,集體收入涉及集體資產的管理、運營及分配,應堅持“標準從嚴、公開透明、管理規范”的原則,健全完善村干部報酬發放程序和監督機制,確保獎勵資金分配全過程規范、陽光、透明。
              如化州市的方案中就明確提到,補助和獎勵按年度發放,發放總額不得超過本村集體經濟年度經營性收入的20%;興寧市則每年對全市各村開展一次村集體經濟發展工作考核評價,結合適用情形綜合審定獎勵發放資格,獎勵流程嚴格按照“村級申請、鄉鎮(街道)審核、決議、公示、備案管理”5個環節進行,獎金提取總額不超過村集體經濟可分配收益總額的10%。
              最后,廣大村干部應當秉持為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謀實招、覓出路的初心,讓人才有“用武之地”,以“頭雁先飛”帶動“群雁齊飛”,充分盤活閑置資源,推進產業發展,增強村級造血功能。
              【記者】戴彎彎
              【來源】南方農村報
              ? //div>nav>ul>li>a").hover(function(){ $(this).parent().stop(false,true).animate({"background-position-x":"6px",opacity:"0.7"},{duration:"normal", easing: "easeOutElastic"}); },function(){ $(this).parent().stop(false,true).animate({"background-position-x":"10px",opacity:"1"},{duration:"normal", easing: "easeOutElastic"}); }); 欧美肥老妇牲交_亚洲综合在线在线看_亚洲男人综合久久综合天_中国A级毛片免费